朝圣 剑的秘密
成都衣柜價格聯盟

晚上給你留門,記得要來哦……

艷欲勁片 2020-03-31 11:49:49

“有人!”清晨,陽光剛從山頂跳出。自家門前的林聰光著膀子,下面只穿一件三角小褲衩,正在門外奮力的吊著單杠,胸腹的幾塊肌肉正和胳膊上的肱二頭肌努力的將他的身體向上提起。

突然,他的眼角余光一閃,一個身影從自家參地旁邊的小路上一閃,便鉆進了小路另外一側的苞米地里。

“莫非有人趁著清晨路上沒人來偷人參?”林聰趕忙一躍從單杠上跳下,轉身跑回房間內,他來不及穿衣服,直接從柜子里拿出一把雙管獵槍出來。

一邊從房間內往外跑,一邊從槍托外側的子彈套里拽出兩顆子母彈塞進槍膛。隨后便大步朝自家參地對面的苞米地跑去。

林聰家的人參已經長了兩年半了,到秋天便要收獲。此時如果人參被偷,則損失巨大。所以他不得不小心看護。

因為人參貴重,所以林聰父親再世的時候特意買了把獵槍。其目的不是為了傷人,只為隔幾天朝天空開兩槍,以警示有賊心的人,此處偷人參有性命之憂。

公歷六月的時候,北方的苞米已經長到一人多高了。在里面隱藏個把人是很容易的事情。

林聰端著槍朝剛剛人影閃過的地方悄悄的摸了進去。貓著腰轉進苞米地后,遠處果然有一個女人在左顧右盼。

林聰趕忙蹲下,一手撐著地,一手拽著獵槍又往前走了十幾步。撥開擋在眼前的苞米葉子,林聰仔細一瞧,居然是村支書的老婆。

村支書的老婆叫王桂梅,年輕時是村里的一只花。不但人長得漂亮身材好,又因性格潑辣大膽,村里人稱“一只小辣椒”。

這時林聰就見支書老婆王桂梅四周看了看,接著將下面穿的大花長裙向上提了幾下,用雙臂夾住,雙手從腰處往下一扯,一件小小的淡藍色印花的褲衩便被退到了膝蓋處。

“好白、好圓!”林聰不由得心里贊嘆道。

接著,就看見王桂梅往下一蹲,一股水柱帶著無數滴的水花從兩腿之前沖了出來。

那一片雪白正對著林聰。

王桂梅兩腿之間的強大水柱,將地上的泥土沖的四處飛濺。

這不由得讓林聰想起在學校里看的一本古代禁書《貪歡報》,書中有一首詠“小遺景像”的詞中的一句:“緣楊深鎖誰家院,佳人急走行方便。揭起綺羅裙,露出花心現。沖破綠苔痕,灌地珍珠濺。”

“果然是灌地珍珠濺!”林聰看著眼前支書老婆,那水柱由大漸漸便小,直至最后幾滴落下。然后就看支書老婆王桂梅將大白屁股顛了幾下,似乎并沒有馬上要站起的意思,而是還要辦件“大事”。

“啊……阿嚏。”

就在這關鍵的時候,林聰受不了苞米葉子上葉粉的刺激,居然打了一個噴嚏。

“是誰?”在林聰前面幾步遠的王桂梅聽到噴嚏聲,猛然一驚,嚇得她差點沒跪到自己的尿上。

隨即她轉身朝身后看去。這時才從一排苞米桿后面看到林聰在那蹲著。

林聰低頭嘆了口氣,既然被發現了就坦然面對吧。于是他一手扶著搶,慢慢的站了起來。

支書老婆王桂梅提起褲衩,放下裙子瞪著眼睛,一副要吃人的表情朝他這個方向走了過來。

“小兔崽子,你剛剛都看到了?”王桂梅雖是性格有些潑辣,但是被這小子發現了自己撒尿的囧事,也是不由得心虛。這事要是傳到村里,不止是自己沒臉見人,就連自己的爺們也抬不起頭來。

“沒有,我啥都沒看到。我不是故意的。”林聰想嚴肅的解釋,奈何他頭腦里一直都是王桂梅的大白屁股在晃來晃去,所以他實在是憋不住想笑,可是又不能笑出來。

見林聰憋著笑,王桂梅便知道這小子把一切都看到了。不由得俏臉一紅。

王桂梅大概三四十歲的年紀,這個年紀的女人正是女人成熟的時候。二十多歲的女人顯得稚嫩,四十多歲的女人不管怎么保養也會有衰老的樣子。而就是三四十歲的女人,擺脫了稚氣,無論是外表還是心理都已經成熟。

“你剛剛都看到了,是不是?”王桂梅喘著粗氣,想再次確認下。但是看著小子的表情不用問,肯定是都看到。于是她俏臉一拉,一只右手伸出一擰,說道“小兔崽子,你要是敢說出去,我就把你那玩意給擰……。”

就在王桂梅說到這的時候,她的兩只眼睛不自主的朝林聰的褲衩看過去。而林聰的褲衩里的家伙正從褲衩里鉆出來一大截,也在瞪著“一只眼”看著她呢。

“男人的家伙有這么粗、這么長嗎?”王桂梅在心里問著自己。

林聰的家伙向上挺立著,長度都到肚臍眼了,就像兩腿之間夾著一根黑不溜秋的老黃瓜。那家伙的小腦袋足有雞蛋那么大。

“嬸,我真不是故意看你撒尿的,我以為有人來偷參,所以我就跟上來看看,不想原來是嬸在這……那個,嘿嘿嘿。”林聰實在阻止不了頭腦里的白屁股,只得笑出來。此時王桂梅站在林聰面前就像剛剛光著屁股的時候一樣。

“你那……是真的?”王桂梅沒理林聰說的話,用手一指林聰的家伙問道。

王桂梅就只有村支書一個男人,她一直以為男人的家伙都跟她家那人一樣,跟“繭蛹”似得。不想今日看到林聰的,才知道啥是天外有天,男人之中還有更男人。

林聰見王桂梅看自己的褲衩,趕忙低頭一瞅,“糟糕”,咋還露出一截呢。趕忙將褲衩一提,把那家伙給包起來。

王桂梅又往前走了幾步,一直走到林聰面前,她一撩裙子,便雙膝跪倒了林聰面前。

林聰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就這樣低著頭看著王桂梅的頭就在自己的家伙面前。

突然,王桂梅伸出手來,雙手抓住林聰的褲衩,往下一拉。

面前的“擎天一柱”似乎有極大的吸引力在召喚著王桂梅。她不由得抿了下嘴唇后張開嘴……

“林聰……,林聰……”苞米地外有人在喊林聰。

“來啦!”林聰聽是堂嫂呼喊,剛忙答應了一聲。

“啪”這一聲是王桂梅打在林聰屁股上的聲音。“傻小子,這時候你答應什么?”

“堂嫂喊我肯定有事。”

“堂嫂找你有事,嬸這會就沒事?”王桂梅瞪了林聰一眼,說完便又在林聰的屁股上掐了一下。

王桂梅掐完林聰,便把林聰的褲衩往上一拉。“小兔崽子,褲衩一股騷味,該洗洗了。有空去嬸那,把臟衣服拿著,嬸給你洗洗。”

“哦,對了,嬸等會在出去,我先走。”林中轉身剛要離開。突然又轉回身來,一只手伸到王桂梅的臉上輕輕掐了下。

跪在地上的王桂梅不住的點頭,臉又是一紅,她順勢一把拉住林聰的胳膊,把林聰的手順著的自己的雞心領T恤衫伸了進去。似乎是用一種乞求是強調說道:“記得,一定去找嬸。”

“嗯,我記得了。嬸有空也可以來找我。”林聰的手狠狠的揉了下,抽出手來便往回跑。

王桂梅看著林聰的背影,猛的咽了口吐沫。“這一身的肌肉,絕對比家里那老家伙強。”

王桂梅想要什么,林聰清楚的很。如果不是堂嫂喊那兩嗓子,王桂梅的唇早就把林聰的家伙含在嘴里了。

王桂梅的心里不住的可惜。自家的男人如果有林聰家伙一半大就好了。

村支書馮永貴比王桂梅大了十多歲。當年如果不是爹媽做主,把自己嫁給了這個家境不錯的男人。憑自己“一只小辣椒”的本錢,能找的男人不知道要比他強千倍萬倍。無論如何也不會讓一只花插在他頭上。

剛剛結婚的時候,王桂梅的確是過了段性福生活。自己長得俊俏身材好,自家的男人喜歡。白日里寵著,啥活都不讓干。只管把自己養的白白胖胖就好。夜里忙活著,每夜都要往在自己的身體里留點男人的東西。奈何,時間久了,再美的女人也有看習慣的一天。再則,男人的年齡大了,那方面也確實是力不從心了。

好在是在農村,地里從來不缺這黃瓜茄子。趁支書酒后迷糊的時候,或者家里沒人的時候,自己也可以偷偷的解決一下。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都是命。

村里女人的舌頭長,林聰的堂嫂找來了,雖然自己傾心林聰,卻也不能強拉著林聰不放。一旦被林聰的堂嫂發現,豈能饒過她?

林聰還是青春小伙,堂嫂怎能容忍她一個娘們去勾引?

見林聰跑出苞米地,王桂梅又四處看下,確定沒有人后,又再次撩起裙子脫下小褲衩,去完成剛剛沒能完成的“大事”。

林聰鉆出苞米地的時候,堂嫂龍小玉正站在林聰的房子前翹首四處張望呢。

見林聰拿著獵槍從苞米地里鉆了出來,還僅僅是穿著一條小褲衩,便紅著臉問道:“你去苞米地里干什么?”

“哦,我去追只兔子。”林聰嘿嘿一笑。

“那你……”龍小玉低頭一瞧,這話便說不出來了。

原來,剛剛王桂梅匆忙間,只是把林聰的褲衩隨便提了下,而林聰的興奮狀態還沒有消退呢。林聰的家伙依然有一半挺立在褲衩之外,頭上的獨眼正瞪著堂嫂龍小玉。獨眼里正往外流著一滴晶瑩的“眼淚”。

林聰低頭一看,“糟糕”趕忙轉過身去又把褲衩往上提了一下,一手捂著自己的家伙,一手提著獵槍往房間里跑去。堂嫂雖然漂亮身材好,但奶奶說過“老嫂比母”輕薄不得。

林聰在房間內正準備穿褲子,堂嫂龍小玉站在窗外對他說:“你不用忙,早上去鎮上買了點肉和水果,中午去嫂子家吃餃子。下午拿著水果去村長家坐坐,你的參地的事,看村長能不能給緩緩。”

“知道啦!”林聰在房間內回道。

“我先走了,等下快吃飯的時候再過去就行。”

林聰在堂嫂走后,在家里簡單的洗了個澡,把身子在苞米地里沾的葉子上的葉粉給洗掉。

從衣柜里拿了見白色的跨欄背心套在身上,下面緊穿了件寬松的網格沙灘褲,就是不用系腰帶的那種。里面沒穿褲衩,林聰就喜歡這種無拘無束自由自在的感覺。

重新換好了衣服,鎖好門窗便朝堂嫂龍小玉家走去。

林聰所在的和賢村,取和氣賢德之意。

村中一條小河由東至西流淌著。小河的上游有一個小水庫,被村長的小舅子給承包,養了甲魚。

村子以小河為界,分為河南和河北。村民都住在河北,只有林聰因需要看守參地,而獨自住在河南。早參地的東南角,有林聰的一間房子。

緊挨著水庫的下游,小河以南便是林聰的參地。

父母離世后,林聰獨居。堂嫂龍小玉看其可憐,偶爾會來喊林聰去家里吃飯。因是農閑,堂哥去城里做了短期工,這段時間并不在家。所以龍小玉為避嫌,只能是偶爾請林聰吃飯。

畢竟村里女人嘴雜,一旦被落下口舌,將無法在村里繼續生活下去。

剛一進屋,就見堂嫂龍小玉在廚房的案板上忙活著。

“林聰,看嫂子臉上有面沒?幫嫂子擦擦,嫂子手上都是面。”看見林聰來了,便朝林聰說道。

林聰仔細一看,堂嫂的臉上果然有一塊白。

“嫂子長得白,臉上有點面也看不出來。”說完林聰走到龍小玉面前,剛要伸手去擦。林聰這時注意到,龍小玉今天穿了一件無袖寬松圓領的T恤。就在林聰抬手的一瞬間,林聰從龍小玉的領口看到了里面的風景。

夏天天熱,家里又沒有外人,龍小玉嫌穿著胸罩勒的難受,便沒穿。林聰從領口內一直看到龍小玉胸前兩個半圓的雪白在衣服里面堅挺著。

“臭小子,你看啥呢?”見林聰的手停止半空,又見林聰朝自己的領口內看。順著他的眼光,龍小玉也看到了自己衣服內的風景。

“別看了,進屋去等著, 餃子一會就好。”想想早上看到林聰的家伙有那么粗,那么大,龍小玉不由得俏臉一紅。

果然,女人天生就是做飯的料。時間不長,幾盤餃子端了上來。一張小炕桌擺在炕上,林聰和龍小玉分坐兩邊。龍小玉的女兒坐在龍小玉的旁邊。

龍小玉衣服里面的胸,對林聰來說有這極大的吸引力。坐在龍小玉對面的林聰忍不住,不斷的從龍小玉寬大的袖口往里面看。

林聰看得出神,不由得脫口而出:“好吃不如餃子,好玩不如嫂子。嘴里吃的是餃子,心里想的是嫂子。”

繼續閱讀請點擊【閱讀原文】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成都衣柜價格聯盟@2017
朝圣 剑的秘密 老快3遗漏数据 湖南丫丫麻将下载 广西快乐双彩开彩公告 淘宝股票代码 香港六合彩现场开奖 排列3未出号查询 云南十一选五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山图表分析 十六号3d开奖号 吉林11选5 波克城市棋牌游戏哈尔滨麻将 甘肃11选5任选三推荐 十一选五辽宁一定牛 单机斗地主免费版 辽宁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表 黑龙江福彩六加一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