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圣 剑的秘密
成都衣柜價格聯盟

衣柜

李白 2020-02-10 06:22:18



在很多時候,我們并不能確保自己是安全無虞的。我們很可能處于意外之中或者即將到來的意外之中。而我們對于即將到來的一切一無所知。我們可能還在安穩地睡著,打著幸福的呼嚕,沉迷于色彩繽紛的夢境,說著夢話;我們可能還和朋友談笑風生,在心里仔細品味有情人眼神的滋味。我們像是平常一樣,一切和平常似乎沒有什么差別。

意外發生的方式多種多樣,有時候意外自天上來,比如從高處墜下的花瓶,有時候意外從左近來,比如一輛突如其來的汽車。即如房間里一個簡簡單單的衣柜,也充滿了未知與意外。

在某一天的某一座黑暗的房間里,衣柜吱吱作響,似乎有什么東西,或許是一只老鼠。我們的夢正在像竹子一樣生長,發出拔節的聲音,掩蓋了夢外的一切。我們將無法聽到任何其他的聲音。衣柜里漏出一條微細的縫,從縫里漏出黑暗的光澤,仿佛里面有一個黑太陽。我們的夢仿佛罐子里的糖飴,從嘴里滿溢出來成為涎水。夢意洶涌澎湃。我們的背脊上承載著太多的夢意,以致彎曲了身子,像一張弓。衣柜的吱呀聲越來越大,那是木頭與鉸鏈角力的聲音。木頭最終勝利了。一個腦袋探出來。我們夢到了越來越難以理解的東西,像是畫筆在紙上洇染的痕跡。還有更多的線索與關聯,像是一幅藏寶圖。腦袋之后是身子,整個身體像是經過拆解的零件,擺在五金店里的貨架上,手處在最后的位置,仿佛在和其他身體部位說,你們先走,我斷后。夢境朝不可思議的方向發展。我們忽然像是攤烙餅一般不斷地翻來翻去。差點滾到床下去。床板發出嘶啞的呻吟。衣柜門又合了回去。

睡意繼續驅動著我們如同馬達驅動輪胎。我們繼續向夢境深處行駛。夢是綺麗的翅膀。那里還有音樂動人的憂郁旋律——華麗的憂傷。隔了一會兒,衣柜門又吱吱作響,是那種很小的聲音,但在屋子之中,聲音經過屢次的反射而醇厚了,我們會很喜歡聽這樣的聲音。但有時候我們只能在夢里聽到它們。在醒來后又忘卻,像是忘掉任何可以忘卻的事一樣。

門開了。里面的物體走出來,顯示出人形。那人朝我們和我們的睡眠走來。佝僂著身子,像一只獵狗。他伸著靈捷的耳朵,臉掩映在黑暗之中。他的手里握著什么。他慢慢縮短自己與我們的距離。我們的夢越來越像一個迷宮,我們流連在夢中,不必擔心靜電、車輛與灰塵。正當我們陶醉于自己的夢境,一只狼向我們撲來,狼的牙齒上沾著番茄醬,眼睛因貪婪而乜斜,發出紅色的光。我們大叫著躲避,叫聲穿透了睡眠。將衣柜里走出的人駭了一跳。他緊緊地伏在我們床下,仿佛一個苦苦掙扎在洪水中的人。他屏住呼吸,頭上沁出汗來。我們的叫聲源源不斷地從嘴里延伸出來,就像一疊卷紙一般。狼化作了一陣風沙。我們的叫聲由于失卻了養分而逐漸熄滅了。這時我們像是一個完完全全的死人,我們死在自己的床上,像另一個人一般占據了我們生命的位置,昭示了我們身為刀俎的命運。

衣柜里的人走向我們猶如走向死亡的深淵。他小心翼翼地揭開我們的被子,用手里的物體在我們的肚子上劃了一道。我們的肚子感到一陣生疏的冰涼,但我們對此無能為力,我們的意識已經像鴿子一般飛遠,掙脫睡意的牢籠。興之所至,他劃了一道又一道,或長或短的,發出嚓嚓的細微響聲。

第二天我們像往常一樣醒來,我們原本以為自己醒不來。在夢寐之中,我們被紛然如絲線的思緒所糾纏。當我們終于擺脫夢魘,掙起身軀,走進盥洗臺,鏡子里出現了另一個我們,在我們的肚子上,一張圖顯現出來,仿佛一張藏寶圖,上面的線條紛亂而乖張。我們先是吃了一驚,接著久久考量畫作的意義,但雜亂的線條太過抽象,像是紛糅交錯的地毯。一萬條線索是一萬條可能的路。重要的是,這是誰畫的呢,還是從皮肉里長出來的。我們在水流下反復沖洗,終于清洗干凈。但有些事是一輩子也洗不清的,這我們是知道的。但我們依然嘗試去洗濯。

隨后我們走向忙碌的生活,并反復琢磨圖畫的意義。莫不是河圖洛書。我們應該將它保留下來的,可惜。然而忙碌使我們忘記了所有涉及意義的事。回到家,我們玩了一會游戲,感覺到時間過得真快啊。仿佛為了做出補償,我們又攤開書,讀了幾頁就困倦了。將書放在一邊就昏昏入睡了。

衣柜里再次發出切察的聲音。我們的夢一片蒼茫,仿佛雨雪交加的荒原。夢中的主人公遲遲不肯出現。仿佛為了獲得夢的啟示,我們將四肢攤平在床上,有如一只躺在沙灘上的海星。從重重衣服的森林中,閃動著一個身影。他打開衣柜,他是可以穿上衣柜里的任何衣服的,但他沒有穿。他悄無聲息地爬出來。繼續用筆在我們的肚皮上馳騁。像是汽車在高速公路上行駛。夢里影影綽綽地走出來一個人,他的一只手掌上托著火,一只手上則是水。水與火永恒不息地流動,仿佛是周天的循環,這讓他的身體呈現出流動的光澤。他不斷地走近,走近,仿佛要橫穿我們身體的墻壁,他的身后是澎湃的海浪聲。他的筆調嫻熟,像正在寫作一篇率性的文章,為了使畫作更加迷離,他將時間凝注在每一道筆畫上,精神也隨之泄流到筆中。相較于第一晚的畫作,他的筆觸更加細膩,但又不失大膽,仿佛一個睜大眼睛的孩子。夢中的那人穿過我們的身體,消隱不見了,浪濤聲也逐漸平息。我們忽然像是受了夢的感召,在夢的海洋里浮浮沉沉,偶爾捕捉到就像貝殼一樣珍奇的夢的漣漪。海里還有潛行的巨獸,毛絨絨的胳膊,頎長的喙部,彎曲的線條,斑斕的海藻。一切都沾著夢的金色粉末,仿佛蝴蝶翅膀上的花粉。他的畫筆在歌唱,仿佛歌唱一種失去的美好,歌唱對于未來的向往。筆桿本身像是滑冰運動員,在冰面上做出流暢熨帖的動作,仿佛就要脫離他的手的操控,而進入到無人之境。但他究竟畫了什么呢,他自問,昏暗的光線中,他的涂抹難道可以和壁畫媲美嗎。他在人體上做的畫,在翌日還將被洗漱的水抹去。他能夠做出完美的畫嗎,或者說在做出完美的畫之前,他能有充足的把握不被發現嗎。他的時間不多了。我們的夢中蕩漾著璀璨的光線,展現出不同色彩的汪洋。在天色漸漸醒來,顯出蒙昧的白,他才放下畫筆,回到衣柜里,聞著樟腦與成衣的味道,隱蔽在重重的衣服中。

第三天我們醒來后發現肚子上又有了新的畫作,這次的畫作依然有些凌亂,但看起來似乎更有條理了。我們納悶地搖搖頭,這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們將它拍成照片,自己摹畫了一遍,卻不知所以。然而生活的齒輪又運作開來,我們被裹挾著,成為一個微小的零件。機器運作的速度越來越快,將我們全部的思想甩了出去。一天過了一半,我們才想起自己肚子上的圖畫還未洗去。我們總想著要去洗,但各種樣的事如同雪片一般覆蓋了我們。我們失去了眼睛,接著是嘴唇,鼻子,最后是整個臉。從一萬只烏賊里噴出的夜色覆蓋了我們。

坐在衣柜里,他整整想了一天,關于黑暗中的繪畫,他的眼睛已經能很好地適應黑暗了,就像從夜的內壁里生長出來的。他的手也很靈活,可以熟練地運用一根畫筆。他的畫筆也仿佛和手長在一起了。當找到一個得意的構思時,他嗤嗤地笑了。

我們回到家,想天氣著實轉暖了,于是走向衣柜,打開。左挑右選,終于選了一件襯衫穿上。他將身子匍匐得很低很低,像是一只微小的蟲子。我們關上衣柜,心想自己竟然還有一件這樣的衣服,只覺得心滿意足。

這次到了深深的晚上,我們依然沒有睡覺。我們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時間很容易就過去了。睡意朦朧,像是蒸籠里的水汽。于是我們來不及關燈就睡著了。衣柜緩緩打開,但光線晃得他睜不開眼睛。他又輕輕關上衣柜。等到他確認我們確實是睡著時,他一只手拿著筆一只手拿著一把刀從衣柜里走出來,在我們的肚皮上作畫。他畫得很滿意,像一個真正的畫家那樣。白天的醞釀讓他的畫作百無一失。我們夢到一個人在作畫。我們走近他,問他在什么地方作畫,他說你看吧。當他畫完后,他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用戰勝者看待俘虜的眼光躊躇滿志地諦視著自己的作品。接著他用一根繩索綁住我們的身體,然后用刀沿著繪畫線條切割我們的肚皮。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成都衣柜價格聯盟@2017
朝圣 剑的秘密 qq麻将全集 基金配资平台 安徽十一选五网上投注 11选5助手最新版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号走势图 浙江体彩6十1基本走势图果 股票投资 四川快乐12历史开奖查询 福利彩票大乐透25选7 30选5 边锋杭州麻将看牌器 nba比分直播球探网 吉祥棋牌吉林麻将下载安装下 上海时时彩网 15选5号码 乐乐安徽麻将安卓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