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圣 剑的秘密
成都衣柜價格聯盟

“慢點,我夾不住你了……”

短言情控 2020-02-07 07:41:23



每日強推

  宋思煙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半夜十二點了,她揉著漲疼的太陽穴,將公司里頭那個榨干人不償命的老板給慰問了一遍。

  她喝的太多了,連眼前的路都是晃晃悠悠的。被老板帶著去見客戶,灌了三四瓶啤酒不說,之后還上了白的。

  宋思煙打了個酒嗝,腳步虛浮的推開了房門。

  幾乎夜夜空蕩蕩的屋內此時卻坐著一個人,那人就在床邊,脊背繃的筆直。

  宋思煙嬌軀一顫,不可置信的撲了上去,借著酒勁將那男人抱在了懷里,低喃著:“小陽,你回來了……”

  男人瞇了瞇幽深如墨的眸子,冰冷的眸光落在了這個女人身上。借著月光,他能瞧見她那皓美的臉蛋和姣好的身段。

  “我好久都沒見到你了……”宋思煙一邊說著,一邊嘟起紅唇朝著他嘴邊送。

  她不敢在清醒時這樣做,可現在敢。

  沒有以往的抗拒和厭惡的推攮,宋思煙如愿的吻上了男人的薄唇,毫無經驗的啃咬起來。

  男人的眸光連閃了幾下,冰冷的大手環上了她纖細的腰肢,反客為主的將她壓在了床上。

  宋思煙又困又累,眼睛瞇成了一條縫,惰懶的躺在了床上。

  男人慢條斯理的拉開了她裙子邊上的拉鏈,將其性感的身軀暴露在空氣當中。

  “啊不要……”在男人的手揉上她胸前的柔軟之時,宋思煙哆嗦了一下,紅唇中發出誘人的聲音。

  男人的喉結上下動了片刻,另一只手突破了她的底褲,在下面摸索起來。

  他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朝著中心之處的小洞探去,可指尖才進去一點點,宋思煙就扭著身子開始說疼。

  疼?

  難道她還是個……

  男人的身子僵硬了片刻,抽出了手準備離開。

  哪曾想宋思煙一心把他當成丈夫謝陽,伸手拉住了他,柔軟的身子像是蛇一樣的纏了上去,嘴里頭發出嬌滴滴的聲音:“別走……”

  男人的眼睛像是著了火似得帶著猩紅之色,沒有觸碰過女人身體的他此時像是被打了春藥一樣。

  他重新將宋思煙壓了回去,拉開她筆直修長的大腿,俯下身子含住她的耳垂細細品嘗起來,濕潤的舌頭朝著耳蝸里頭鉆。

  “啊別……”宋思煙的呼吸驟然急促。

  男人在她脖子上啃咬著,落下密密麻麻的吻痕,然后含住了她胸口的櫻桃。

  宋思煙像是被電了一樣的抽搐起來。

  男人朝下一摸,已經濕了。

  他慢條斯理的直起身子,解開紐扣,露出精壯健碩的身材,八塊腹肌整齊的排列在上。

  他將褲子隨意的丟到一邊,抵上宋思煙的腿間,腰間用力一挺。

  伴隨著宋思煙的尖叫,男人明顯感覺到了一層阻礙,硬是擠了進去。

  “好痛……”

  緊致與銷魂的感覺刺激著男人的大腦,他停頓了兩秒鐘便抓著她的腰,來來回回的使勁動作起來。

  ……

  第二天一大清早,宋思煙從床上坐起身來,感覺渾身像是被撕裂一樣的疼。

  她錘了錘腦袋,昨夜發生的事情一點點的浮現在她腦海中,她越想越害羞,臉上染著幾抹紅霞。

  她……終于是謝陽名正言順的妻子了!

  突然間,房門被人擰開,她和剛進來的謝陽打了個照面。

  宋思煙低下頭,正想著怎么開口呢,謝陽那充斥著暴怒的聲音就響了起來:“宋思煙!你特么偷人都偷到家里來了!”

  “什……什么?”宋思煙結結巴巴的開口。

  “還特么給我裝傻?你看看你脖子上的痕跡!瞧瞧床上的血!”謝陽瞪大了眼睛,抓著她的頭發就往床上摁。

  宋思煙的臉色煞白,難道昨天晚上出現的那個男人不是謝陽?!

  “呵,行啊,結婚一年我沒碰你,你就急不可耐的找男人了?”謝陽又怒又恨,他是不喜歡宋思煙,可怎么說也是他的女人!這件事情要是傳出去了,他的臉還往哪放!

  宋思煙緊咬著嘴唇苦笑,“你還知道我是你妻子?你還知道我們已經結婚了?謝陽,這一年來我把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條,我事事依你……可是你呢?你還有臉說我?你不早就出軌了嗎!”

  宋思煙話音一落,謝陽就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臉上。

  宋思煙一個踉蹌,狼狽不堪的倒在了地上。

  “我是男人!男人跟女人能一樣嗎?!你個殘花敗柳!”

  謝陽說完這話就走了出去。

  宋思煙跪在地上,死死的扯著地毯,不甘的情愫從眸中蔓延開。

  她早就知道他的心不在她身上,可她卻一直傻兮兮的以為謝陽有一天會回過頭來看她一眼。甚至,連他在外面養小三的事情,她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妄想這里是他的避風港。

  宋思煙閉上了眼睛,兩行清淚滑了下來。

  面前忽然發出了一聲響動,宋思煙死了的心重新活了過來,難道小陽回來了?!

  她一睜眼就看見一雙擦的锃亮的皮鞋,再往上是剪裁得體的西裝,以及一張冰冷的臉。

  男人長得很是俊美,但眉眼間卻嗜著濃濃的冰冷之色,一看就不是好相處的人。

  宋思煙急忙扯過床上的被子將自己裹了起來,她站了起來,雙腿都在打顫,低低的道:“大哥……你回來了。”

  謝海安她是沒有見過,可她曾經瞧見過照片。

  他涼涼的暼了她一眼,毫無感情的嗯了一聲。

  宋思煙有些奇怪,謝海安怎么會回來了?謝家人一直寵愛小兒子謝陽,家業一股腦的全給了他,壓根沒有謝海安什么事。

  可謝海安也是有骨氣,沒有委曲求全,也沒有在這里混吃混喝,兩年前就果斷離開北城了,如今怎么又回來了?難道是事業小有所成?

  “我做了早餐,過來吃。”謝海安涼涼的說著,轉身便朝外走。

  宋思煙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畢竟她是他弟弟的媳婦,于是猶豫的道:“這樣不太好吧……”

  誰知謝海安微微側眸淡淡的道:“我睡了你,自然要對你好。”


  宋思煙的瞳孔驟然一縮,她不可置信的后退了一步,差點倒在床上,聲音抖個不停:“你……你說什么?你可別跟我開玩笑……”

  “我像是開玩笑嗎?”謝海安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她,幽深的眸光中帶著點點侵占之色。

  宋思煙想起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以及謝陽剛才的怒火,覺得身上的力氣都快被抽空了,難道那個人是他?

  她……她竟然跟自己丈夫的哥哥……上了床?

  不!這一定不是真的!

  謝海安的視線從她身上掠過,落在了她身后床上的那抹刺眼的紅上,淡淡的道:“結婚這么久,他都沒碰過你?”

  宋思煙的嘴唇抖個不停,說不出一句話來。

  謝海安面無表情的動了動薄唇:“和他離婚吧,我娶你。”

  “你能不能不要胡說八道了!我怎么可能和謝陽離婚!”宋思煙的聲音有些尖銳。

  她在上大學的時候就一直喜歡謝陽,苦苦的在諸多追求者之中堅持著。可謝陽的性子又比較隨性放蕩不羈,壓根沒朝她身上多看一眼,天天扎在女人堆里頭。

  宋思煙本來以為自己這一輩子都沒有什么希望了,可沒有想到畢業后離家去別的公司上班時偶然遇見了謝陽的母親,倒是給她留了一個好印象,硬是將兩個沒有什么緣分的人給牽扯到了一起。

  她堅持了一年,怎么可能就這樣輕易放棄?!

  “你已經和我睡過了,你覺得謝陽還會要你嗎?”謝海安的這句話狠插進了宋思煙的心窩,她拳頭緊握,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

  “他要不要我是他的事情,和你無關!”宋思煙說完這話就轉過身去,無力的道:“請你出去。”

  謝海安定定的看著她許久,幽幽的掀起冷厲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你會回來求我的。”

  等他走了,宋思煙才換上衣服,特意穿了個高領掩蓋住脖子上曖昧的痕跡。她走出房間下了樓,看見桌子上擺放著的早餐,想起了謝海安剛才說過的話,直接伸手將飯菜給倒了。

  她臨出門的時候將床單扯下來扔到了樓下的垃圾桶里,這才大步流星的去了謝氏集團公司。

  她……要找謝陽說清楚!

  由于給謝陽打電話不接,宋思煙只能找前臺道:“我要見你們總裁。”

  前臺小姐不屑的眸光從她的身上掃了下來,瞧著她長得不錯,心頭醋意更甚,說出來的話都是帶著刺的:“你誰啊?我們總裁可是大忙人,哪里是你說見就見的?”

  “我是他的妻子。”宋思煙硬著頭皮說道。

  前臺愣了愣,聲調一下子抬高:“妻子?你可別逗了!我們總裁的妻子誰不知道長什么樣啊,哪里是你這張臉?”

  宋思煙臉色煞白,說話都結結巴巴的:“你們總裁的妻子……另有其人?”

  “不然呢?”

  說話間,謝陽就摟著一個女人下來了,二人說說笑笑交頭接耳的模樣十分曖昧,明眼人一看就能猜出來。

  宋思煙感覺自己的心在冰上面滾了好幾圈,冰涼冰涼的,連話都沒有說上一句,逃也似得離開了。

  她猜測過謝陽一直在養小三,但是她不清楚,謝陽已經放肆到了如此地步……

  她本想回家,路上卻接到了謝陽母親的電話,說是要慶祝謝海安事業有成歸來,讓她帶著謝陽來謝家老宅一趟。

  她一聽到謝海安這個名字就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本想說不去,可婆婆的電話掛的實在是太快。她沒有辦法,給謝陽發了條短信后就先過去了。

  一進客廳,里面就響起了各種各樣寒暄的聲音,但孰真孰假就不清楚了。

  謝海安就坐在眾人中間,冷著那張俊臉,修長的手指把玩著手里頭的手機,時而輕輕點頭,時而說上兩句。

  宋思煙深吸了一口氣走了過去,硬著頭皮叫了一聲:“媽。”

  謝陽的母親楊谷一見到她就拉著她坐了過去,臉上帶著柔和的笑容說:“煙煙這么早就來了啊,小陽呢?”

  “小陽在公司里頭上班呢……”宋思煙強顏歡笑。

  楊谷點了點頭,然后拍了拍大兒子謝海安的手說:“海安,瞧瞧,這是你弟媳婦,怎么樣?是不是長得很好看?我第一眼看見的時候就相中了,這大眼睛可人的呀!”

  宋思煙眼神閃爍的不敢看他,而謝海安則是勾起薄唇,神色冰冷的點了點頭。

  宋思煙僵硬的笑了笑,胸口起伏了一下,明顯松了一口氣,還好他沒有說什么。

  “這樣啊。”楊谷笑瞇瞇的,年過五十的臉上帶著淺淺的皺紋,保養的很好,若是不說年齡,還真瞧不出什么來。

  她們三人聊了一會,楊谷就去給謝陽打電話讓他趕緊回來。

  沒過一會,謝陽就回來了。

  他邁著大大的步伐走進了家門,略微不善的眸光掃過了在場眾人,最后落在了宋思煙的身上,眼里是毫不掩飾的厭惡之色。

  他煩躁的開了口:“你怎么也來了?”

  宋思煙手足無措的站了起來,才準備開口就聽見楊谷道:“煙煙是你妻子,怎么就不能來了?今天你大哥回來,你別鬧騰,趕緊來和你大哥打個招呼啊!”

  謝陽嗯了一聲,吊兒郎當的走到了謝海安面前,他從小還是有些怕他的,所以語氣不自然的放輕下來說:“大哥好。”

  謝海安挑著眼梢看了他一眼,一語不發的點了點頭,氣場極足。

  謝陽摸了摸鼻子,將眸光重新落在了宋思煙的身上,對著母親說道:“媽,今天來,我也有一件事情想說。”

  宋思煙的手心里已經津滿了汗。

  “我要和宋思煙離婚!”


  楊谷愣了一下,驚訝的道:“你開什么玩笑!這么好的兒媳婦我上哪去找!”

  “好兒媳?呵,您可把眼睛擦亮點吧!要不是我今天早上回趟家,都不知道宋思煙把綠帽子給我準備好了!”謝陽拍案而起,眸中燃燒著熊熊烈火。

  宋思煙的腦袋都快埋到地里頭去了,她死死的摳著手指,大氣不敢出一聲,臉色煞白。

  “這……你這話什么意思?”楊谷怔怔的問著,緊接著將眸光落在了疼愛的兒媳婦身上,憤怒的道:“什么綠帽子!宋思煙,你給我把這件事情說清楚!”

  宋思煙一下子就懵了,她臉色白得嚇人,嘴唇一個勁的哆嗦。

  謝海安神色冰冷的看了她一眼,心頭有些不落忍,涼涼的說了一句題外話:“二弟,今天我去公司,見到了你的秘書。”

  謝陽身形一顫,不可置信的看著他。

  他的秘書是他在外面包養的女人,前幾個月剛調到公司,難道謝海安知道了什么?

  楊谷不知道倆兒子玩什么文字游戲,她眉毛一擰,疑惑的問:“這跟綠帽子的事情有什么關系?煙煙,你趕緊給我一個解釋啊!”

  宋思煙紅唇剛張開,就看見了謝陽那威脅的眸光。

  她頓時一噎,到了嗓子眼的話狠狠的咽了下去。

  不能說……不能說……一旦她說了,那這婚肯定是要離得!

  于是她道:“也沒什么事情……就是今天早上有朋友來找我來著,小陽可能是誤會什么了。也沒有聽我給你解釋……是吧小陽?”

  謝陽氣的牙根癢癢,他不敢拿這件事情來冒險,萬一謝海安真的清楚什么,對他都是不利的!很容易影響到他在謝家的地位啊!

  萬一一個搞不好,還容易影響到爺爺對他的印象……

  謝陽也是打碎了牙齒往肚子里頭咽,頭點的格外艱難,說:“是……你要是早說不就得了,虧我還生了一天的氣。”

  楊谷愣了愣,旋即笑著道:“原來是誤會啊。小陽,你也真是的,煙煙這么好的一個女孩,你可要好好珍惜,別懷疑來懷疑去的。以前你們還在學校的時候,煙煙多喜歡你啊!”

  謝陽心不在焉的恩了兩聲,顯然沒怎么聽。

  謝海安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拿起茶杯輕抿了一口茶水,嘴角溢出一抹冷笑。

  沒過十分鐘,傭人就說飯好了,可以吃飯了。

  宋思煙幫著去廚房端菜,回來后就發現沒有位置了。

  她輕咬著嘴唇,直勾勾的看著謝陽,希望謝陽能給她讓個位置出來。可謝陽直接裝作沒看見,第一個動了筷子吃了起來。

  宋思煙站在原地尷尬的要命,就見謝海安朝著旁邊動了一下,淡淡的道:“坐我這。”

  宋思煙驚恐的看著他,一步一步的挪了過去。

  這一頓飯,她吃的格外擔憂,好在謝海安沒有說什么也沒有做什么。

  好不容易吃完了飯,她正打算起身收拾碗筷,一只冰冷的大手從桌子下面拉住了她。宋思煙嬌軀一顫,小心翼翼的掙扎起來,可謝海安攥的特別緊。

  “你干什么,全家人都在,難道你想讓咱們兩個人的丑事被抖出去嗎?”宋思煙低著頭,聲音壓得很低。

  “你以為我怕?”謝海安幽深如墨的眸子中帶著深深的嘲弄之色。

  他不怕,可她怕啊!

  宋思煙軟了聲調:“算我求你……”

  “一會房間等你。”

  謝海安說完這話就收回了手,他惰懶的靠在了凳子上,雙腿疊放,眸光落在了宋思煙的身上追逐著。

  宋思煙趕緊收拾好了餐廳,本想跟謝陽說上兩句話,可他卻厭惡的瞪了她一眼,離開了謝家。

  宋思煙環顧了一圈周圍,發現謝海安的房間算是別墅里比較偏僻的角落,應該不會被人發現,于是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

  才一進門,謝海安就抓住了她的手摁在了墻上,另一只手將門關上。

  “你……你做什么……”宋思煙驚恐不已的看著他,瞳孔中滿是慌亂之色。

  謝海安語氣涼涼的:“你說我要做什么?”

  宋思煙有種不好的預感,她朝后退了兩步,有些驚慌的道:“你別這樣……你可是我大哥。”

  “大哥?”謝海安的嘴角揚起一抹嘲弄的笑容,他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狠狠的捏住了她的下巴,讓她被迫的抬起頭來,一字一頓的道:“被大哥睡過的感覺,是不是更好?”

  宋思煙的臉上又紅又白的,她惱羞成怒的道:“你能不能不要亂說話!”

  “別玩那些欲拒還迎的把戲,不好好收拾一下你,你還真不知道誰才是你的男人!”

  謝海安陰沉著一張臉說完這番話,拉著宋思煙就壓在了床上,撕扯著她身上的衣服。

  “你松手!”

  宋思煙尖聲叫了起來,卻被謝海安捂住了嘴巴。

  謝海安的大掌在她身上游走著,扯壞了她的上衣,更將文胸的肩帶都給硬生生的拉斷了,使勁捏著她胸前的柔軟之物。捏了半天之后,他又覺得不滿足,伸手扯斷了她的皮帶和褲子,直逼她的隱私部位。

  宋思煙的眼睛里蓄滿了淚水,她嗚嗚的哽咽出聲,謝海安心里一軟,卻沒有放松手下的動作。

  在宋思煙以為自己要在這里被謝海安給辦了的時候,一道猝不及防的敲門聲驟然響了起來,緊接著就是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聲音:“海安?你在里面嗎?媽有點事情給你說。”

  謝海安的身子一下子繃的筆直,脊背僵硬。

  而宋思煙的腦袋里只有兩個字,完了!


  宋思煙的腦袋都快炸開了,她渾身抖個不停,焦灼的看著謝海安,壓低了聲音道:“怎么辦啊……”

  她現在衣衫不整,頭發凌亂,一副有奸情的樣子,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啊!

  謝海安薄唇一珉,剛準備說話,宋思煙就推開了他,拉開衣柜的門鉆了進去。

  “進。”

  謝海安靠在床頭,慢悠悠的拿出一根煙吞云吐霧,煙霧籠罩在他的臉上,看不清他的神情。

  楊谷推門而入,瞧見大兒子這樣,眉毛一下子皺了起來,走到他面前抽出煙摁在了煙灰缸里,不悅的道:“怎么抽上了?”

  “您有什么事?”謝海安面無表情的看著她。

  楊谷一股腦的話一下子就說不出口了,她猶豫了一下還是坐了下來,說:“飯桌上我瞧著你也沒有怎么吃,現在餓不餓?我去叫傭人再給你做點吧。”

  “不用。”謝海安一副不愿意多說話的樣子,神情冰冷。

  “你還在為你爸那事生氣嗎?他當年也不想那樣的……而且你這一走就離開我們身邊兩年,自己在外面漂泊打拼,媽看了也心疼的很啊!”楊谷伸手拉住了他的大掌,一臉無奈,“你爸是覺得你弟弟太小了,多疼你弟弟一些,你可千萬別忘心里頭去,別跟你爸一般見識。”

  蹲在衣柜里的宋思煙眸光一頓,當年的事情她也只是略有耳聞,聽說是因為偏愛謝陽,才整出了這么一番事情。可如今怎么覺得楊谷前半句話里有話呢?

  謝海安聽的心頭煩躁,他重新拿起煙點了起來,抽了一口才冷聲道:“你們和謝陽的事情,和我沒關系。”

  楊谷一聽就知道謝海安的氣還沒消,她深吸了一口氣說:“你態度別這么強硬,跟媽這樣就罷了,要是跟你爸,他又得訓你了。”

  “嗯。”

  楊谷一時覺得尷尬,急忙挑開話題問道:“你這次回來打算呆多久?有沒有什么打算?”

  謝海安涼涼的抬眸,幽深晦暗的眸光直逼她的雙眸,一字一頓的道:“公司在遷移中,一個月后就搬過來了,在北城發展。”

  楊谷一下子就聽出來了意思,她聲音低沉下來問:“你這是要公然跟謝家作對,跟你弟弟作對了?”

  謝海安陰冷一笑,略作譏諷:“您這話是什么意思?我留在北城,就是對謝陽的威脅了?他掌管公司也有兩年了,應該很清楚內部運營了吧?”

  宋思煙聽出個弦外音,楊谷明著關心謝海安,其實就是想知道他這次回來會不會對謝家造成威脅。難道說,謝海安的生意做的很棒嗎?

  不過這謝家,也未免太偏愛老二了吧?

  這謝海安再怎么說,也是謝家的大少爺啊!

  “你這孩子,媽不是這個意思……”

  “您什么意思您心里頭最清楚。”謝海安將煙頭碾壓在煙灰缸里,從床頭拿過一本書攤開看,明顯是一副下了逐客令的樣子。

  楊谷的話都堵在了嗓子眼里,只能起身出去了。

  聽著關門的聲音,宋思煙長長的松了一口氣,還好沒被發現。

  可下一秒,衣柜的門被人打開,謝海安居高臨下的站在她面前睥睨著她,森冷的眸光正好瞧見了她胸前那傲人的豐滿,下去的欲望一下子又涌了上來。

  “起來。”

  宋思煙理了理自己破碎不堪的衣服,從里面蹦了出來,深吸了一口氣平靜的說:“大哥,我現在是謝陽的妻子,請你自重一點。”

  謝海安的聲音像是修羅一樣追逐著她,“我還真不知道這兩個字怎么寫。”

  他抓住她的手腕,將她重新壓回了床上。

  可不應景的是,宋思煙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她手忙腳亂的坐起身來,接電話的手都在哆嗦著,“喂……”

  “宋思煙!別以為你是宋家的人就可以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好好的一個工作你都請了幾次假了!到現在還不來!到底想不想干了!”老板刺耳的聲音在那邊響了起來。

  宋思煙只覺得頭皮發麻,這才想起來從早上醒來到現在都沒有給老板打過電話請假。

  她硬著頭皮說:“不好意思老板,我昨天晚上喝的太多了……所以起的晚了,現在腦袋都是暈暈乎乎的……我以后會提前跟您打招呼的。”

  “這是最后一次!”

  嘟嘟……

  宋思煙無力的垂下了手,她緊咬著嘴唇瞪了謝海安一眼。

  就一晚……她就讓自己陷入了萬劫不復的地步。

  謝海安二度被打斷,徹底沒了什么心情,他扔給她一件衣服,冰冷的道:“出去吧。”

  宋思煙覺得無比的屈辱,但還是披上了衣服小心翼翼的出了門。

  她避開了不少傭人走出了別墅,殊不知二樓的某個房間里,有個男人正站在窗口,一臉陰鷙的注視著她。

  ……

  宋思煙花了一下午的時間才緩過來這個事實,第二天趕緊跑去上班。

  老板見到她就是一頓劈頭蓋臉的怒罵:“宋思煙啊宋思煙!昨天有個客戶點名了要你去談合作,你倒好,給我在家里呼呼睡大覺!”

  “對不起老板……下次不會了。”

  老板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丟給她一份文件說:“你好好看看這個,晚上全靠你了!這個合作要是再拿不下來,你就給我滾蛋吧!”

  “好……”

  宋思煙坐回位置上翻看了兩眼,柳葉眉都快擰成了麻花。

  何家……

  就在這個時候,旁邊響起了刺耳的聲音:“這還真是靠背景啊,聽說進公司的時候壓根沒有面試,宋家人直接打了聲招呼就進來了。”

  “哎呦,宋家算什么啊?頂多就是一個小家族,哪里比得上謝家啊?人家攀上了謝家的二少爺,可是二少奶奶,自然是要什么有什么嘍。”

  一個正朝著手指上涂著大紅色指甲油的女人諷刺的道:“話可不是這樣說的啊,要真是要什么有什么,她早就在家里當家庭主婦了,何苦受這個罪?而且我前兩天還瞧見謝總了呢,他懷里頭摟著的人,哪里是咱們的宋思煙哦?”



每日推薦,有你好看

繼續·閱讀·長按·圖片

點右邊


閱讀原文可繼續看哦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成都衣柜價格聯盟@2017
朝圣 剑的秘密 如何分析股票涨跌 广西11选5 老快3历史开奖记录 浙江20选5走势图开奖 快乐辽宁快乐十二走 江苏省七位数走势图 中国体育彩票比分查询在那里查 广东快乐10分钟彩票 竞彩篮球比分推荐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真准网 东方6+1开奖结果查询果 山东11选5 广西麻将的码是什么 安徽十一选五 广西快乐十分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