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圣 剑的秘密
成都衣柜價格聯盟

嫂子讓我躲在衣柜里,結果讓我看到...

色咪視頻 2020-04-04 11:06:48

第1章隔壁的晴姐

八月,炎夏,濱海市。

每天晚上十點是陳揚最期待的,因為這個時候,少婦蘇晴就要去公用衛生間里洗澡。

陳揚租的是廉價房,和蘇晴共用一個衛生間。那衛生間因為年代久遠的關系,一塊碎磚頭有些松動。陳揚這個家伙第一天來就發現了這個秘密,然后便開始了無恥的偷窺。

雖然這樣做不太道德。但陳揚覺得要怪就怪蘇晴實在是太漂亮,太有韻味了。她的身材,好得令人發指。

說起來,蘇晴今年二十八歲,目前在一家手機專營店里做營業員。她是離異的少婦,獨自帶了六歲的女兒小雪在這座城市生活。

每天晚上,陳揚看著蘇晴穿著黑色的小西服,黑色套裙,黑色絲襪回來的時候,陳揚就覺得周身的血液都在沸騰。

這女人,實在是太動人了。天生的一股子媚意,臉蛋跟水蜜桃似的,一捏能捏出水來。

這時候,衛生間里傳來水聲嘩嘩。

陳揚心里也是算計著時間,他興奮的從床上跳了起來。這蘇晴,每天洗澡的時間真是準時啊!

他快速來到了那碎磚前,抽開了碎石。

這大夏天的,出租房里燒熱水也麻煩。所以蘇晴用的是冷水洗澡,這樣便也沒有什么霧氣。很好的方便了陳揚這色胚子。

他馬上從小洞里看見蘇晴脫光了衣服,就在衛生間里抹了沐浴露。

那豐盈的嬌軀完美無瑕的在陳楊眼前呈現。陳楊激動到爆,不由自主的伸手到了褲子里面……

發泄完畢后,陳揚才滿足的將碎磚堵了上去。他覺得這樣的日子真是美妙到了極點啊。

夜色已深,陳揚躺在床上抽起煙來。

別人都是事后一根煙,他想自己這也算是事后一根煙吧。

這天晚上,陳揚做了一個夢。

在夢里,他又回到了非洲叢林里。

那叢林茂密交錯,周遭還有硝煙彌漫。

“大哥,我錯了,你殺了我吧。”老二林南跪在陳揚的面前,痛哭流涕。

陳揚的眼中閃過痛苦的神色,他與林南是過命的交情,生死與共。

當初是他和林南一起創立了血狼雇傭兵。

狼王陳揚之名在整個雇傭世界里都是神一樣的傳說。

可林南因為一夜風流,將重要的信息泄露給了敵人。導致血狼雇傭團死的死,傷的傷。若不是陳揚力挽狂瀾,血狼雇傭團便要全軍覆沒。

“你走吧。從此以后,你不再是血狼的人。”陳揚沉默半晌后,說道。林南的身子劇烈顫抖起來,他嘶聲說道:“大哥,我生是血狼的人,死是血狼的鬼。咱們來世再做兄弟!”

砰!

林南倒在了血泊里,他自殺了。

殘狼林南的開槍速度,沒幾個人比得上的。所以就算是陳揚也來不及阻止。

“林南!”陳揚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他的雙眼發紅。想起林南的死,他還是痛苦萬分。

這時候的陳揚,再不是猥瑣偷窺的混蛋,而是受傷的孤狼。

他喃喃說道:“林南,你放心吧,我知道你這輩子,最在乎的就是你的妹妹。我會一直保護你的妹妹,不讓她受到任何欺負。”

早上七點,陳揚準時起床。他拿了洗漱的缸子到公用衛生間的時候,正看見蘇晴穿著黑色套裙,微微翹著臀在洗臉。

那裙子格外的緊繃。

陳揚在后面看的眼睛發光,大早上的,姐姐你這么玩,實在是讓人把持不住啊!

陳揚的腦海里不禁想起晚上偷看蘇晴時,那春光美妙的一幕。

這么一想,他的生理特征就有了強烈的反應。

剛好這時候,蘇晴洗臉完畢,轉身便看見了陳揚。

陳揚不由大窘,如果讓蘇晴看見自己的小帳篷,那她還能不明白自己的齷齪心思。

陳揚靈機一動,迅速彎下身子,捂住腹部,苦著臉道:“不好意思,肚子疼,著急。”

蘇晴走路還有些不自然,她本來還想跟陳揚打招呼呢,見狀連忙讓了出來,說道:“我剛好完了,你快進去吧。”

陳揚關上衛生間的大門之后,這才長松一口氣。暗忖,這蘇晴可真是個勾人的小妖精啊!

想自己在國外的時候,也是見識了不少美女的。俄羅斯的妖精,美國的奔放妞,法國的浪漫妞等等。但是這么多美女,都沒一個有蘇晴這么有味道啊!

洗漱完畢后,陳揚整理內務后,就要出門。

巧的是,蘇晴也帶了女兒小雪要出門。

小雪長的很漂亮,穿著白色的小裙子,黑色皮鞋,跟個小公主似的。這小丫頭,見了陳揚,馬上乖巧的喊道:“叔叔早上好。”

陳揚頓時大樂,說道:“小雪好。”他說著就上前,一把將小雪抱起,說道:“來,香叔叔一個。”

小雪馬上涎噠噠的在陳楊的臉頰上吻了一下。

蘇晴在一邊看著,也不阻止。她對陳揚還是有些好感的,因為陳揚很陽光,每次對自己的女兒也好。

當然,如果她要是知道陳揚這家伙每天晚上偷看她洗澡,還將她當做幻想對象。那她估計要恨死陳揚了。

兩人正要一起出門,便在這時,外面一輛面包車轟然停下。

接著下來四個人。其中一個人正是蘇晴的前夫徐志!

蘇晴立刻臉色發白。

小雪更是害怕,將頭埋在了陳揚的懷里。

陳揚抱緊小雪,輕聲安慰道:“乖,有叔叔在,叔叔保護你。”

“你來這里干什么?”蘇晴冷聲沖徐志斥責。

徐志掃視了蘇晴和陳揚一眼,隨后冷笑說道:“喲呵,蘇晴,你個騷狐貍,這么快就找了個姘頭啊!不過你這眼光不怎么樣啊,這家伙這么窮,哪兒能滿足你嗎。”

他說話當真是下流無恥。

蘇晴立刻被氣得七竅生煙,飽滿的胸口劇烈起伏起來。“你嘴巴里最好放干凈點。”蘇晴警告徐志。

徐志冷笑連連,說道:“我呸,你在老子面前就裝的跟個圣女似的。背后指不定是什么樣呢。算了,懶得跟你啰嗦,給老子拿三萬塊錢來。”

第2章套近乎

蘇晴一聽徐志這么理直氣壯的話,不由怒極反笑。“我憑什么要給你三萬?咱們早已經離婚了,女兒的生活費你從來沒給過。別說我沒有三萬塊,就算我有,我就算扔給狗也不會給你。”

徐志說道:“靠,一夜夫妻百夜恩,你這娘們還真夠狠心的。你那些金銀首飾是我給你買的,現在拿來賣了不正好?我告訴你,你今天給也得給,不給也得給。反正我欠這些大哥們三萬塊,他們說了,要是你不拿出來錢,他們就拿你去做小姐來還錢。”

蘇晴一聽徐志這話,簡直要氣瘋了。她厲聲道:“滾, 你給我滾。”

徐志臉色不好看了,道:“臭娘們,敬酒不吃吃罰酒。”他轉頭對后面的三人說道:“虎哥,你都看見了,這娘們不聽話。反正她是我老婆,我現在拿不出錢來,你們就拉她去抵債吧。“

那三人都是彪形大漢,顯然是專業的打手。其中一個叫做虎子的大漢冷淡的看了徐志一眼,說道:“我要去請示一下孫少。”說完就回身到了面包車前。

敢情面包車里還坐了一位。

蘇晴見到這一切,她的臉色發白,嬌軀劇烈顫抖。她將求助的目光看到了陳揚的身上,但又想到,自己跟這個大男孩無親無故,他會幫自己嗎?

再則,他一個人又敢得罪這些兇神惡煞嗎?

便也在這時,虎子回到了徐志面前。他說道:“你老婆長的很不錯,孫少說了,陪孫少一個月,這錢就算了。你沒意見吧?”

徐志連忙說道:“當然沒意見,當然沒意見。”

虎子當下一揮手就讓手下去抓蘇晴。

蘇晴害怕極了,便也在這時,陳揚就是抱著小雪,如一座淵岳大山擋在了蘇晴面前。陳揚冷笑一聲,說道:“無恥的人我見多了,像你們這么無恥的人真是第一次見。”

“滾開!”其中一名彪形大漢直接伸出大手來提陳揚的領子,想將陳揚一下丟出去。

陳揚反手一抓,直接將這大漢的手腕捏住,接著一扭。

大漢慘叫一聲,痛得跪了下去。另一大漢見狀,不由失色,他馬上揚起缽大的鐵拳,狠狠的砸向陳揚的臉門。勁風呼呼,威勢駭人。

蘇晴不由失色。

陳揚至始至終抱著小雪,他突然之間施展出一招蝎子腿來。腿如蝎子鉤,直接鉤中那大漢,那大漢頓時重心不穩,狠狠的仰面摔在地上。

虎子見狀,微微失色,隨后冷笑道:“喲呵,看來是個練家子啊!”

陳揚掃了虎子一眼,卻是懶得理。蘇晴害怕小雪有事,連忙過來抱了小雪,又感激的沖陳揚說了聲謝謝。

那虎子面對陳揚,忽然一抱拳,說道:“在下程虎,師承程派八極拳,便向閣下討教幾招。”他說完之后,身子便動了。

動如雷霆,他的功夫絕對不是之前兩個大漢能夠比擬的。

手肘之上,條條青筋爆起,猶如一條黑蛇纏繞,恐怖到了極點。

“什么亂七八糟的玩意兒。”陳揚嘀咕一聲,見虎子拳肘如八極槍朝自己的咽喉扎來,他看也不看,一巴掌抽了過去。

這一巴掌抽的非常巧妙,而且快如閃電!

啪的一聲,虎子立刻被這股巨力抽得原地打了一個轉圈。

虎子滿腦子都是金星亂舞,幾乎被抽懵了。隨后,他醒過神來,眼中流露出畏懼之色,他看了眼陳揚,轉身就朝面包車走去。

因為虎子知道,眼前的年輕人是個絕對的高手。

這樣的人,不是自己這群人能夠得罪的。

虎子那邊跟什么孫少商量后,馬上就召集手下離開。他們也是好漢不吃眼前虧的主。

徐志見狀也有些畏懼,馬上就要跑。

“站住!”陳揚冷喝一聲。

徐志身子一顫,跟見鬼似的看著陳楊,道:“你要干什么?”

陳揚冷笑一聲,大踏步來到徐志身前。

“你別亂來。”徐志失色。

陳揚抓住徐志的手腕,咔嚓一聲,直接將他的手掰斷。“這是個小小的警告,下次再敢來打擾蘇晴母女,我要你的命!”

陳揚話里帶了森寒的殺意。

這種殺意是手上積累了數十條人命凝聚出來的。

一瞬間,徐志嚇得屁滾尿流,快速而狼狽的逃離。

那徐志和孫少,虎子一群人來的快,去的也快。

陳揚回過身來。

蘇晴抱著小雪,她眼里感激無限,真誠的說道:“謝謝你。”

“我叫陳揚!”陳揚微微一笑,說道:“晴姐,咱們是朋友呀,這點小事當然要幫忙。”他心里想的是,都把你看光了,這點忙當然要幫啊!

他是個打蛇隨棍上的家伙,早就想親近蘇晴了。每次對小雪那么熱情,也是想套個近乎。當然,他也是真喜歡小雪這小丫頭的。

蘇晴臉蛋微微一紅,她身上有種好聞的天然香味。她同時也感覺到了陳揚身上強烈的男子氣息。“朋友?”她又微微意外的念了一聲。

陳揚露齒一笑,陽光十足,說道:“難道晴姐不愿意當我是朋友?”

蘇晴忙說道:“當然不是。”她也不糾結這個問題,說道:“我上班快要遲到,真的很謝謝你,要不今天晚上我請你吃飯吧。”

陳揚當然樂意得很,說道:“好啊!不過晴姐,你把你電話號碼告訴我,我怕那個人渣再找你麻煩。到時候,有事你就聯系我,怎么樣?”

蘇晴心頭一驚,她也有些擔心。于是就毫不猶豫的告訴了陳揚號碼。

陳揚心里樂開了花,感謝蘇晴的前夫啊!終于讓哥們能跟蘇晴更近一步了。

留下號碼后,陳揚也回撥過去,隨后便跟蘇晴告別。因為他被這么一耽擱,估計也是要遲到了。

小雪是直接上的校車。

蘇晴則是打的士去上班。陳揚慢悠悠到了站臺。

擠著上公交車時,陳揚前面是一女白領。后面的人使勁擠,陳揚也就樂意朝女白領的臀上擠了過去。

那女白領立刻憤怒的回頭看向陳揚,陳揚正打算說不好意思。誰知道那女白領怒道:“你擠個幾把啊!”

陳揚立刻紅了臉,結結巴巴的說道:“一個!”

車上的人頓時轟然大笑。

第3章美麗兇悍的主管

陳揚上班的地方是雅黛化妝品公司。雅黛公司的規模不算很大,不過其中生產的香水銷售量很不錯。這家公司的資產已經達到了一億人民幣。

不過濱海是旅游發達城市,所以在濱海來說,只算是中等偏下的公司。

而陳揚在雅黛公司是一名驕傲的保全人員,簡稱保安。

雅黛公司的地點是錦湖大樓。

大樓一共四層,被雅黛公司全部租了下來。

陳揚到了公司大樓后,他先去保安休息室里換衣服。

“靠,老夏,今天怎么都這么安靜啊。平時你們不都是已經牛逼吹上天了嗎?”陳揚還沒走進休息室,聲音就先傳了進去。

老夏是保安隊長,陳揚為人灑脫,不計較,所以和大家關系處的很好。

此時,陳揚一進休息室,立刻就看見了公司的營銷部門主管趙曉蕾寒著臉看著自己。

“我靠,又是這女人。”陳揚見到趙曉蕾便明白了一切。

而老夏和幾個保安都待在一邊,大氣也不敢出。

大家都是一副陳揚你今天慘了的表情。

趙曉蕾穿著黑色包臀裙,性感,美艷。她長的很高,一雙穿了黑色絲襪的美腿能讓男人瘋狂。

不過這娘們對客戶熱情無限,對下面的員工冰冷如寒霜。

陳揚和趙曉蕾是有過節的,只因為有次老夏他們吹牛說趙曉蕾的身材。陳揚為了跟大家合拍,說了句趙曉蕾那娘們的屁股,摸起來肯定很爽。

結果,好死不死被趙曉蕾剛好聽到了。

從此之后,趙曉蕾就算是恨上了陳揚。

陳揚也覺得自己冤枉死了,老夏那群人說的更加過火,什么趙曉蕾陪客戶睡過覺之類的等等。

怎么就是自己好死不死的撞到了槍口上。

不過,趙曉蕾雖然是領導,但卻是營銷部的。管不到保安部這里來。

所以趙曉蕾是時刻盯著陳揚,有時候有些搬東西的累活,便也毫不猶豫的來找陳揚。陳揚有的是力氣,倒也不在乎。

且不說這些,此刻陳揚搓了搓手,干笑著說道:“趙主管好,您今天真漂亮呀。怎么有空大駕光臨到我們這里來呀?”

趙曉蕾冷笑一聲,說道:“陳揚,你足足遲到了半個小時。這是你這個月第三次遲到,按照公司的規定,你是可以被開除的。”

陳揚心里咯噔了一下,他狠狠的瞥了眼趙曉蕾,暗道這娘們真狠啊!原來一直盯著老子。

老夏見狀忙站出來打圓場,說道:“趙主管,您看這陳揚也是年輕不懂事嘛,咱們再給他一次機會。遲到該扣錢就扣錢吧。”

陳揚也附和著說道:“是啊,是啊。”

趙曉蕾狠狠的瞪了眼老夏,說道:“夏隊長,我還沒說你呢。前兩次陳揚分別遲到四十分鐘和一個小時,為什么你都沒有記錄?我看你這個隊長是不想干了吧?”

老夏雖然也是小領導,但他已經五十來歲,找這份工作不容易。而趙曉蕾是總裁林清雪面前的紅人。所以他又那里敢得罪趙曉蕾,只能吶吶著閉嘴。最后無奈的看了眼陳揚,表示愛莫能助。

陳揚無語的說道:“趙主管,您說您一營銷部門的主管。您跑我們這來管我們的考勤,這不是不拿人事部的領導們不當回事嘛。”

趙曉蕾冷聲說道:“你是說我狗拿耗子多管閑事了?”

陳揚嘆息一句,說道:“哎,這話可是您自己說的。”

趙曉蕾不由氣得臉色煞白,這狗日的小保安,太膽大包天了。居然敢這樣無視自己的威嚴,趙曉蕾咬牙切齒的說道:“你等著,我這就去找人事部。”

她說完就出了去。

剛一出休息室,后面就傳來陳揚的聲音。

“等等!”

趙曉蕾心中冷笑,她停下了腳步。她暗道:“混蛋,終于知道害怕了吧,要求饒了吧?哼,不管你怎么求饒,老娘都不會放過你。”

她回過頭來看向陳揚,她很想看到陳揚服軟的表情。

沒想到陳揚玩味的說道:“趙主管,你扣崩開了。”

趙曉蕾立刻下意識的低頭。

她這黑色的裙子有一顆胸扣,本來扣的很緊。這時候卻不知道為什么崩開了,立刻……

不得不說,趙曉蕾這娘們雖然很兇,還睚眥必報。但絕對是個有料的女人啊,這都是她的實力啊!

趙曉蕾不由啊了一聲,臉蛋通紅。她忙轉過身去,迅速將胸扣扣好。

便也在這時,陳揚慢悠悠的說道:“趙主管,您真要開除了我,那您以后就折磨不到我了咯?反正我要去外面找個保安的工作也不難。可您就再不是我的領導了。”

趙曉蕾立刻一個咯噔,暗道:“是啊,這保安的工作又不是金飯碗。不行,不能開除他,得慢慢的折磨這個家伙。”

一念及此,趙曉蕾回頭狠狠道:“我怎么做,用不著你教。”說完之后就朝走廊上走去。

她一下走急了,腳下一扭,又一滑。立刻尖叫一聲,便要摔個狗吃屎。

這地面可是光滑的大理石,這一下摔過去可是有些嚴重。

便在這時,趙曉蕾只覺眼前身影一閃。

接著自己就摔在了一個人的身上。

這個人當然就是陳楊,此刻,趙曉蕾壓在陳楊身上。

兩人的姿勢極其曖昧。

本來,陳揚是可以直接抓住趙曉蕾的。但選擇了毫不猶豫的躺了下去。

趙曉蕾不由臉紅耳赤。

陳揚馬上義正言辭的說道:“曉蕾姐,我沒事,我不疼。”

這貨打蛇隨棍上的本色又出來了。

趙曉蕾自然也不好怪陳揚,畢竟人家是幫了自己。

陳揚馬上也跟著起來,他身上還有趙曉蕾的香味,這滋味真是讓人懷念啊!

Copyright ? 成都衣柜價格聯盟@2017
朝圣 剑的秘密 江苏体彩七位数更多期次 股票行情软件 广西快乐双彩302奖结果 比分造句子一年级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雅虎nba比分 上海11选5官网下载 棒球比分雪缘 天津十一选五今天的好 新疆35选7走势图 欢乐麻将辅助2018 广广东十一选五走势 今日3d字谜图谜汇 天天福州麻将十三水 江苏11选5遗漏号 辽宁快乐12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