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圣 剑的秘密
成都衣柜價格聯盟

我的女人,我都不舍得碰,你敢動她一下試試!

奇人古怪事 2019-09-30 07:55:18

第01章房間鑰匙


蘇晴身材高挑,臉蛋俊俏,氣質高雅,一雙水汪汪的媚眼顧盼多姿。

她穿的是一件吊帶絲綢的睡衣,一頭秀發直瀉而下,酥肩盡露,魔鬼的身材被睡衣朦朧地遮蓋著。

一副粉紅色鑲有蕾絲的胸罩遮在胸前,胸罩比較窄,包裹不住她那對飽滿的峰巒。

若隱若現,呼之欲出,吹彈即破。

柳腰纖細柔軟,小腹美妙平滑,渾圓、挺翹的臀部被一條粉紅色的三角褲遮蓋著,修長白嫩的大腿從齊膝的下擺裸露出來。

她從臥室里走出來時,發現丈夫楊彬和公公楊大明并肩坐在客廳沙發上,便主動向公公打招呼:

爸,你來啦?

我這么早過來,沒有打擾你們吧?楊大明的目光隨即落到了兒媳婦那性感的嬌軀上,頓有一種驚艷,想流鼻血的沖動。

爸,看你說到哪里去了,我們不是已經起床了嗎?蘇晴輕笑一聲,扭動肥臀從臥室里走出來。

大概是因為睡衣比較寬松的緣故,走出來的時候,她那對飽滿的峰巒隨著走路的節奏上下跳動著。

楊大明對這個漂亮的兒媳婦引以為豪,曾有多少過不眠之夜,孤獨寂寞之時,都以她為性幻想對象。

然而,當兒媳婦若隱若現的身體暴露在自己面前時,卻有點不好意思。

只見他老臉一紅,急忙將目光從兒媳婦身上移開,說道:聽說我們家彬彬要出國,就過來看看你們有什么需要沒有……

謝謝爸,蘇晴媚笑道:沒什么需要的,只不過是楊彬這么一走就是兩年,他擔心你身體不好,沒人照顧,讓我經常過去看望你……

她的聲音很柔軟,有著一種特殊的磁性和美感,一邊說,一邊風擺荷葉般地來到楊大明父子跟前。

我……我的身體很好,不需要什么照顧,不……不用麻煩你,你……你照顧好自己就行了……

聞著兒媳婦身上的那股成熟女人特有的芳香,楊大明有點迷醉,說話時,口齒有點不伶俐。

爸,你都這么大一把年紀了,說生病就生病,你就讓蘇晴過去照顧你吧!楊彬并不明白父親的心思,坐在一旁幫腔。

那到時候再說吧,楊大明不知道長期與眼前這位衣著暴露、性感迷人的兒媳婦在一起相處,會發生什么事情,便不想在這個話題上糾纏,急忙將話題岔開,問:彬彬,你什么時候走?

單位領導給我們訂的是今天下午兩點半的飛機票。楊彬如實回答說。

那你好好準備一下,我就不耽誤你的時間了,到時候,我再過來送你。楊大明說著從沙發上站起來,向楊彬夫婦告辭。

他知道,小兩口在即將離別的時候,有很多事情要做,許多悄悄話要談,自己夾在中間當電燈泡不好。

爸,不礙事,蘇晴看了依舊坐在沙發上的丈夫一眼,明白他的心思,急忙說:一會兒我和楊彬都要去單位打一頭,你如果沒有別的事情,就在我們家呆著吧,中午一起吃飯,別來回跑路了。

這樣也好,楊大明點了點頭,說道:你們先收拾一下,我下樓去給你們買早點,再去菜市場買點才回來做中午飯。

爸,不用麻煩你了,蘇晴婉言謝絕道:我們一會兒隨便吃點就行了,我去單位報個到,買菜回家就可以了。

都是一家人,沒什么麻煩的,楊大明擺擺手,說道:我這樣一個退休老頭,反正沒什么事情做,在家閑著還是閑著,在彬彬出國之前,你就讓我買菜回來,替大家做上一頓中午飯吧!

這樣也行,蘇晴覺得公公的話有道理,便對楊彬說道:老公,把你的鑰匙拿出來交給爸,一會兒我們不在家的時候,他才好用鑰匙開門進屋。

好的。楊彬點了點頭,從褲兜里摸出一串鑰匙,交到父親手里,說道:爸,這是我們家的鑰匙,你拿著吧!

你把鑰匙給我了,你用什么開門?楊大明不解地問。

楊彬解釋說:我是乘坐下午兩點半的飛機,差不多是吃完中午飯,就要往機場趕,鑰匙留在身上沒有用處,你就留下吧,到時候,你來我們家方便一些。

那……好吧,楊大明猶豫著將鑰匙揣進自己的口袋里,說道:你們先收拾一下,我下樓去買菜,給你們買早點回來。

謝謝爸爸!蘇晴替楊彬道謝一聲。

不用謝!

楊大明擺擺手,轉身走到房門口,拉開房門離開,并輕輕地關上房門。

蘇晴見公公瘦弱的身子消失在房門口,半開玩笑地對楊彬問道:老公,你把鑰匙交給你爸了,是不是對我不放心?

老婆,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楊彬不知道蘇晴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一臉茫然地望著她。

你是不是對我不放心,讓你爸隨時過來監視我?蘇晴玩味地說。

看你想到哪里去了,楊彬一臉認真地說:你是我老婆,我們那么相愛,我怎么可能不放心呢,再說了,是你讓我把鑰匙交給我爸的,有什么不妥嗎?

嘻嘻,我是和你開玩笑的,看把你急得!蘇晴玩兒一笑,一頭扎進楊彬的懷里,伸手摟住他的脖子,嬌聲說道:老公,你放心走吧,我不會背叛你,做出任何對不起你的事情來的。

老婆,謝謝你!楊彬有些感動,緊緊地將蘇晴抱住,感受了她身體的彈性與飽滿。

兩團烈火再次燃燒,四片嘴唇再次黏合在一起。

嗯……啊,哈……嗯嗯……蘇晴嗚噎著,含著丈夫的舌頭從口中涌入。

楊彬帶有煙味的唾液,攪拌在舌間,每一口都讓蘇晴心醉,她的舌頭卷動,追逐著楊彬,舌面上下翻繞,在口腔狹小的空間里做著游戲。

楊彬輕輕地將蘇晴抱起來,一步步地走進了臥室,還沒來得及關上房門,便迫不及待地將她放到床上,再把自己略顯臃腫、粗壯身體覆蓋在了蘇晴柔軟的嬌軀上。

第02章偷窺


楊大明知道昨天晚上兒子要和兒媳婦蘇晴道別,一定會溫存和纏綿一番,估計他們消耗體力比較大,已經餓了。

于是,他一口氣走下樓后,在小區門口的一個小食店買了幾根油條,兩杯豆漿折回到房門口。

楊大明用兒子剛給他那把鑰匙將客廳的房門打開時,發現客里沒人,誤以為他們在里面的屋子里收拾東西,便提著豆漿油條進屋,替他們放在客廳的茶幾上。

嗯……啊……

突然,兒子和兒媳婦臥室里傳出一陣奇怪的聲音。

由于受好奇心的驅使,楊大明輕手輕腳地走到房門口。

臥室的房門虛掩著,楊大明透過門縫朝里面觀望,哪知他在這一看之下,竟看到了一副活春宮——

兒媳婦撅起一個又白又大的屁股,兩只手支撐著床,一絲不掛地趴在床沿上,烏黑亮麗的長發遮住她粉紅色的俏臉,如瀑布般垂懸在頭上。

兒子背對著房門,光著屁股站在她身后,左手扶住兒媳婦的小蠻腰,右手捏著她一只雪白粉嫩的峰巒,一前一后地做著劇烈的運動,

蘇晴的長發在空中不停地甩擺,另一只峰巒隨著楊彬的動作而劇烈晃動,嘴里發出一浪高過一浪的呻吟聲。

長發飄逸,浪叫聲不斷,喘息聲不停。

……

楊大明偷看到這里,登時目瞪口呆,要命的是他已經多年沒有碰過女人了,對女性的渴求達到了極點。

如今,看到這種香艷的場景,更是令他身體又熱又脹,心里像有許多螞蟻在爬來爬去一樣,頓覺面紅耳熱、心跳越來越快,雙腿發軟,不禁跪倒在門前,雙腿微微的分開,把眼抵著門縫偷窺。

老婆過世后,楊大明一直過著無性的生活,但騺伏了多年的欲火,一旦燃燒起來后,就沒法澆滅的。

這時候,楊大明只想滿足生理的需要,已不顧得那么多,用手拉開自己褲子的拉鏈,伸手進去。

忽然感到自己的身體好像觸電一般,一陣快感襲擾他的大腦,令他禁不住喔地一聲叫了出來。

這時,楊大明看得出神,饑渴得難以忍耐,一只手在內褲里搗鼓,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強迫自己別出聲。

這也怪不得老頭子,因他從小到大連A片也從未看過,現偷看一對赤裸裸的身體竟在他面前辦那事。

除了興奮刺激的感覺外,還多了一些怕被兒子和兒媳婦發現的復雜情感,他的內心刺激實在是難以想像。

他的身子不自主地上下挺動,快感沖擊著全身,口中不停地喘大氣,欲死欲仙的快感立即涌來,一種要達到又差一點的感覺令他十分難受。

于是,他活動的頻率越來越大,胸口一起一伏的不斷吐著大氣,全身繃緊,舒暢的感覺散布全身。

楊大明的身體顫抖著,高潮一下如山洪暴發般攻來,直沖腦門,頓時使他陷入失神和忘我的狀態之中……

嗷……

與此同時,楊彬殺豬似的嚎叫聲從臥室里傳出。

只見他將蘇晴壓倒在床上,趴在他的后背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楊大明知道兒子和兒媳婦已經達到了高潮,生怕他們完事后突然下床,發現他在偷看,急忙從地上爬了起來。

盡管他的內褲被自己打濕了一大片,但還是拉上褲子拉鏈,跌跌撞撞地起來跑到客廳門口。

迅速拉開房門,走出兒子家,再輕輕地關上房門,見走廊里沒人,他便喘著粗氣靠在房門上,直覺全身冒著汗。

天啊,我竟在門外偷看兒子和兒媳婦行房,還一邊看,一邊自慰,這是一件多么荒唐的行為啊?要是被他們知道了,我以后怎么面對他們呢?

第03章發現貓膩


強迫自己別去想這些香艷的畫面,這才讓自己逐漸平靜下來。

他從口袋里摸出幾張衛生紙,將濕漉漉的內褲擦拭了一下,再把濕潤的衛生紙捏成團放進褲兜里,沿著樓道下樓。

走出兒子家所在的市春錦花園小區,楊大明將褲兜里的衛生紙掏出來扔進路邊的一個垃圾桶之后,這才大搖大擺地朝菜市場方向走去。

楊彬夫婦在臥室里纏綿時,彼此都太投入了,加之,他們是背對著房門辦事的,以至于父親楊大明在門外偷看的事情一無所知。

楊彬在老婆身上趴了好一陣子,才緩過勁,從蘇晴身上下來。

蘇晴此時已經癱軟了。

她躺在床上,雙腿垂在床邊。

老婆,爽了吧?楊彬坐在床沿上,得意地說道:剛才我見你全身直打哆嗦,來高潮了吧?

嗯!

蘇晴費力的抬起身子,從床頭柜上的一盒抽紙里扯出幾張衛生紙,擦了擦下身,站到地上。

楊彬摟住她的腰。

蘇晴一屁股坐到他的大腿上,軟綿綿的靠在他的身上,嬌聲問道:

老公,從昨天晚上到現在,我們都做了好幾次了,你怎么跟變了個人似的,突然變得這么厲害了?

我還不是怕自己走了,你在家找其他男人,把所有的積蓄都交給你了?楊彬雙手握住蘇晴的兩個大胸部說道。

討厭,蘇晴在丈夫的懷里掙扎了一下,嬌嗔道:我不是給你說過,我心里只裝有你一個男人,無論你去了哪里,離開我多長時間,我都不會背叛你的嗎,怎么又說這種喪氣的話呢?

嘿嘿,楊彬尷尬一笑,說道:這還不是因為你太漂亮,太性感了,我怕失去你了唄?

蘇晴寬慰道:放心吧,我既然心甘情愿地嫁給你,那就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不管發生了什么事情,我這一輩子都不會離開你!

老婆,你對我太好了,楊彬緊緊將她摟在懷里,說道:不管我在什么地方,我都會想你,愛你……

別肉麻了,蘇晴掙脫著從楊彬的大腿上站起來,說道:我被你折騰了那么多次,現在是餓得不行,你爸都出去這么久了,估計快要回家了,如果他回來撞見我們不好,多難為情啊,快穿上衣服吧!

說著,蘇晴穿好內褲后,從衣柜里找出一套黑色的連衣裙穿在身上。

這套黑色的連衣裙是棉質的,看上去很薄、很柔軟,裹在她豐滿的身上,曲線玲瓏,有高聳,有谷低,煞是誘人。

特別是裙擺下,兩條白生生的大腿裸露在外,沒穿絲襪,更顯出一種驚心動魄的白皙與柔嫩!

楊彬看著老婆這副誘人的模樣,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要不是他的身體已經被老婆掏空,他一定會立即將她壓在床上,大干一場。

蘇晴轉身來到臥室門口,將房門拉開,突然發現楊大明回家之后,放在客廳茶幾上的豆漿和油條。

低頭看見房門口的地板上有一些透明的液體,似乎發現了一些貓膩,想起自己開門的時候,房門是虛掩著的,一下子明白過來。

這老頭還真有意思,居然……蘇晴不敢繼續往下想,頓覺一陣臉紅。

她努力穩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裝出一副什么事情也沒有發生的樣子,走出客廳,卻沒有發現楊大明。

于是,她去廚房和衛生間尋找了一遍,也沒有發現公公的蹤影。

知道她在與丈夫辦事的時候,被公公撞見并在地上畫地圖,公公又怕被他們發現,便偷偷離開了家門。

這件事我需不需要告訴丈夫呢?蘇晴暗自思襯道:如果我把這件事告訴老公,老公對他的父親不放心,怕我們長期在一起會做出亂倫之事,影響他們父子之間的感情怎么辦?

每個人都有七情六欲,只要是正常的男人,撞見別人在自己眼皮底下辦那事,都會那樣做,這是一個人本能的生理欲望,沒什么奇怪的。

想到這里,蘇晴急忙去衛生間拿出一個拖布,神不知鬼不覺地將公公滴落到地板上的體液擦干凈。

楊彬穿好衣服從臥室里走出來,發現茶幾上的豆漿和油條后,見蘇晴撅著屁股在客廳里拖地,忍不住問:

老婆,我爸回來了?

應該是吧,蘇晴一邊拖地,一邊若無其事地說:如果他沒有回來,這些豆漿和油條會是從哪里來的,該不是從天而降吧?

楊彬突然意識到什么,隨即睜大眼睛,張大嘴巴,詫異地問:這么說,我們在臥室里辦那事的時候,被我爸撞見了?

不會吧?蘇晴手握拖布站在原地,故意皺了一下眉頭,對丈夫說道:如果他發現了我們,怎么會一點動靜也沒有呢?估計是他怕我們餓著了,先把我們的早餐捎回來,然后再去菜市場買菜。

但愿吧,楊彬對老婆的話是將信將疑,說道:別管那么多,我們先吃早餐,填飽肚子再說。

好啊,我們吃飯!

蘇晴點了點頭,將拖布拿回衛生間,在衛生間里排泄、洗臉和漱口后,來到客廳,一屁股坐到沙發上,拿起放在茶幾上的豆漿、油條,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

此時,她的腦海里浮現出一副公公靠在臥室門口,一邊偷看自己和丈夫親熱,一邊用手自慰時的畫面,身體里涌出一股莫名其妙的沖動和快感。

漸漸地,她身體里分泌出來的愛液再次從體里流出,那個地方又開始變得濕潤起來,忍不住夾緊雙腿。

楊彬見她有些不自在,詫異地問:老婆,你怎么啦?

未完待續……

微信篇幅有限,后續內容和情節更加精彩!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繼續閱讀哦~~~

Copyright ? 成都衣柜價格聯盟@2017
朝圣 剑的秘密